亚马逊女神

Posts Tagged ‘核污染

新唐人影片:【禁闻】揭战争真相 《亲历韩战》出版
【评述新闻_亲历韩战回忆录】
http://www.ntdtv.com/xtr/b5/2013/07/27/a938823.html

【历史巨变正在中国发生】



文:大纪元首发 【史海】中共谎言欺骗 百万中华儿女葬身朝鲜
Youtube:中国新闻_劲news频道
Youtube:新唐人环球新闻
翻墙部落谷:翻墙、电驴、连环画、电子报、部落格联播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YouTubea facebook

(网络图片)
响应中共所谓“抗美援朝”的欺骗号召,百万中国青年丧生异域。图为1950年10月,中共军队越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经过艰难谈判后在板门店签订。事实上,这场战争从三八线开始,历经三年又返回到三八线原点结束,中共并不是赢家,中国人民更付出了百万条人命,欠下苏俄战争军火债(本息)20亿美元和遭受由此带来的严重战争后遗症。

今年恰逢朝鲜金氏独裁政权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及其代表人物周永康的支持下,进行核试爆以恐吓国际社会。韩国总统朴槿惠最近访华披露,中共总理李克强披露,因为朝鲜搞核试验,鸭绿江的水质受到了影响,证实中国民众受到核污染威胁。

(网络图片)
中共总理李克强披露,因为朝鲜搞核试验,鸭绿江的水质受到了影响。图为2013年,中国民众抗议朝鲜核试验。

不仅如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近日香港《苹果日报》记者访问北朝鲜,“鲜见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痕迹”,在战史陈列馆,文字照片多是金日成和“人民军”,甚至当年签署休战协议的旧地,陈列的协议样本也只有英文和韩文的,没有中文的。

实际上,毛泽东曾讲过,出兵朝鲜,“是一个半人决定的”,一个是他自己,半个人是周恩来。

近年来,这场战争的真相、起因和非正义性,一直受到海内外各界的不断揭露和批判。

金日成率先发动战争 中共造谣美军要入侵中国

朝鲜战争最先由金日成主动挑衅发动。1950年6月25日凌晨4时40分,在苏共和中共的支持下,北朝鲜军队在大雨中突然越过“三八线”,发动了入侵韩国的战争,并在三天之内占领了韩国首都汉城(今称首尔)。
(维基百科)
金日成在苏共和中共的支持下,首先越过“三八线”,挑衅发动了朝鲜战争(韩战)。

南韩急向联合国求救。1950年6月2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谴责北韩的侵略,并派遣由15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军赴朝鲜半岛维护世界和平。

9月15日凌晨,联合国军队在美国麦克阿瑟将军指挥下,在韩国仁川登陆,将北韩侵略军包围,并攻陷平壤。金日成惊恐万状,紧急向中共毛泽东和苏共斯大林求救。

60多年以来,中共一直欺骗国人说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越过‘三八线’,把战火一直烧到了鸭绿江边”,“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造谣美军企图入侵中国东北,号召全国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网络图片)
中共进行欺骗宣传,煽动仇恨。

事实上,近年来各方被解密材料,特别是美国的解密档案来看,联合国、美国和其他盟国当时并没有准备与中国作战,并且还十分努力阻止这场战争的发生。

毛泽东帮苏俄作战 周恩来支持出兵

韩战真实的起因只是因为世界共产主义阵营要与自由社会较量,毛泽东为了跟斯大林争夺共产阵营老大的地位,不惜牺牲无数中国百姓的生命,不顾党内、军内高层大多数人的反对,拍板决定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名义出兵朝鲜,以讨好斯大林,换取苏联帮助中共建立发展强大的军事工业,并助毛扩大势力范围。

1950年10月1日,金日成向中共请求派兵援助,而斯大林要中国出兵,苏联只愿意向中国提供武器。最初斯大林并未承诺苏联空军支援中朝陆军。

在10月1日和随后的几次中共最高层会议上,中共绝大多数人都反对出兵,反对最激烈的是中共的“常胜将军”林彪,他认为打美军无胜算,主张休养生息,发展国民经济。邓小平则在毛泽东授意下,对彭德怀进行动员,于是彭在后来的会议上发言支持出兵。毛泽东最终拍板决定,即使暂时没有苏联空军的支援,不论有多大困难,也必须立即出兵援朝。

1950年10月19日,彭德怀挂帅,率“志愿军”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参战。

毛泽东曾讲过,出兵朝鲜,“是一个半人决定的”,一个是他自己,半个人是周恩来。

中共视人命如草芥 “志愿军”死伤惨重

毛泽东发动 “抗美援朝”,采用欺骗、造假和强迫手段,迫使“志愿军”在异国极其恶劣的条件下,以劣势武器装备,用人海战跟联合国军(简称联军)的飞机大炮拚杀,造成中共军队和联军死亡人数比例高达20比1。

(网络图片)
中共关于歼灭美军,获得“伟大胜利”的欺骗宣传。

(网络图片)
朝鲜战场真相:中共以人海炮灰战术造成中国人死伤惨重。

苏联官方解密文件称中国死亡人数为100万。美国韩国问题研究专家米歇尔指出,韩战造成“朝鲜军民死亡300万人,韩国军和中国军队死亡200万,其中志愿军死45万,伤50万;联合国军方面美国死33,000人,英国1,000人,其它国家4,000人;几十万儿童成为孤儿,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数百万人终身残废”。

(网络图片)
“志愿军”125师死伤惨重。

曾担任志愿军某部参谋长的今钟在《韩战回忆录》中说,在联军的狂轰滥炸下,中方减员量非常大,非死即伤。当时志愿军即使在雪地里也只能穿着裤衩打仗,因为在汽油弹、火焰喷射器攻击下,棉衣、靴鞋早已甩掉,不然早已没命。每次在联军的准确射击下,人海战术下的共军士兵如割草般排排倒下,非常惨烈。

(网络图片)
在进攻前,“志愿军”被强迫举毛语录宣誓死战,结果死伤惨重。

在《志愿军战俘代表披露回归内幕》中,作者张泽石披露:为了强迫中国人冲锋,中共军队秘密设立“督战队”,专门负责枪杀临阵脱逃的中国军人。

1959年,中共67军司令部编写的第67军韩战史第71页记录,攻击校岩山的中国步兵199师经过一夜苦战,只有9人攻上西峰而且全部战死,37人攻上东峰和中峰但是无力进一步发展。也就是说这场战斗,中共步兵师就只剩30多名战斗人员了。按照一个师5,000战斗兵员计算(其他是非战斗人员),199师一夜至少死伤了5,000多人,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几乎所有的志愿军老兵都会在回忆中提及,朝鲜战争中美军炮火格外猛烈:敌人“像撒胡椒面一样扔炮弹。以前扔汽油弹也就一颗两颗,看准了来这么一下,那天的汽油弹扔得不断点。在营指挥所里看着那个山头就像一个大火炬。整整一天烧得如同火焰山。”

《纽约时报》记者在《最寒冷的冬天》里叙述,中国军队死亡人数应在40万人左右。零下30多度的冬天,御寒的衣服、棉被和粮食供给严重不足,炒面吃光了,就吃雪、吃草根。缺维他命,不少人患夜盲症,失足跌入山谷。活活饿死、冻死的也占相当大的比例。

相比之下,美军陆战1师的冬装包括防寒帽、厚呢军装、毛衣、大衣、毛袜、皮靴和鸭绒睡袋。连队装备棉帐篷、火炉等。每班、每辆车除配备小汽油炉外,阵地上还有专门供热的电炉。尽管如此,美军一个营在一天中仍然有67人由于冻伤而不能行动,其中几个人此后被迫截肢。天晴后气温依旧极低,美军一个连发现竟然有40%的轻武器没法打响。

难怪跟中共军队作战的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将军在战后这样总结道:“中共国不仅漠视生命的价值,也漠视自己人的生命。”

大多数战俘拒绝中共 选择自由民主台湾

毛泽东出兵援朝的目的之一,是因为不信任归降中共的蒋介石国军,要借刀杀人。例如,1949年在长春叛变投降林彪共军的原国民党60军军长曾泽生,就率领被改编的中共第50军赴朝参战。在湖南长沙叛变,投降林彪共军的陈明仁兵团,被改编为中共第52军和53军,全部被开进朝鲜。中共为防止原国军反叛,在改编国军中加入了大量中共政治干部和党员骨干,所以在朝鲜战场能有效地挟持威胁士兵或战俘。

尽管如此,朝鲜战场的残酷现实,使得原国军官兵和许多中共军人看清了中共欺骗和草菅人命的邪恶,5,640多名被要求“解释和遣返”的“志愿军”战俘,绝大多数人不顾中共的百般阻扰,都选择前往自由民主的台湾,彰显人心道义所向。

(网络图片)
台湾军民热烈欢迎投奔自由世界的共军战俘。

(网络图片)
台湾军民热烈欢迎投奔自由世界的共军战俘。


选择中华民国的反共战俘们,在台湾大部分人加入了国军。若干年后,他们又经退伍转业、就学等渠道,渐渐地融入了台湾社会,过上了与周围人一样的正常生活,至少善终。

而7,000多名听信中共谎言选择回大陆的战俘,一回国就每天被强迫认罪检讨,“背靠背互相揭发”。许多人被当做“叛徒”、“美蒋特务”批斗,开除党籍、军籍,遣送发配农场、煤矿劳改。

这些人被中共打入另册,档案中被注明“系终生控制使用对像”,从此家门难入、学校难进、就业难寻、婚姻难成,更不用说在后来20多年历次政治运动中的处境。有人被逼得逃荒要饭,有人被整得家破人亡,过了二、三十年牛马不如的生活,很多人被迫害致死或自杀。(《凤凰周刊》张泽石《志愿军战俘代表披露回归内幕》)

欠下苏联巨债 中国老百姓节衣缩食偿还

出兵朝鲜,中国不只牺牲了百万条鲜活生命,全国人民还不得不节衣缩食,最大限度支援朝鲜前线。1951年1月15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号召全国人民踊跃募捐支援“抗美援朝”。到5月30日,全国人民捐款1,186亿余元人民币。到9月25日为止,全国共捐献飞机2,481架,捐款入库的达9,970亿元。

(网络图片)
在中共的号召下,全国人民节衣缩食,捐献支援“志愿军”。

(网络图片)
被中共谎言欺骗,西安市少年儿童省钱购买“儿童号”飞机。


著名作家张戎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说:这场大战打下来,金日成一寸土地也没拿到,他的国家反而变成一片焦土。毛泽东得到了什么?势力范围的扩大,航空工业的起步,和苏联签了几十个军工项目。但战争使中国每年60%以上的国民经济总产值被吞噬,还背上了从苏联那里贷款购买军火的沉重包袱。更不用说数百万中国人伤残死亡。

有关资料显示,中共打韩战共欠下苏俄战争军火款(本息)达20亿美元。

2013年,大陆媒体发表《黑洞纪事》第50期,承认中国先后有297万部队以“志愿军”名义入朝,直接消耗战费62亿元人民币,还对苏联欠下30亿元人民币 (当时折合13亿美元)的军火债,中国为此支付的费用一直到60年代初才还清。

“最可爱的人”老无所养 看不起病

(网络图片)
2013年2月,河南洛阳一千多名军转干部,包括“志愿军”和越战老兵,在新年后再度集体游行到市政府上访,要求解决待遇问题。图为军转干部2012年12月游行喊冤。

2013年,大陆媒体发表《黑洞纪事》第50期披露,当年响应中共号召赴朝参战的300万中国军人里,有近20万人伤残。

近年来,媒体不断报导,这些曾经被中共称为“最可爱的人”,不幸沦为被遗忘的弱势群体。全国各地军转干部、复员军官、志愿军老兵、越战老兵等一直不断为生活和待遇、荣誉问题上访请愿不止,很多老兵已经对中共政权非常失望。

2005年,76岁的退伍老兵蔡明江跟湖北老兵进京上访。他说:“我现在每个月只有几百块钱生活费,吃饭就没有吃药的钱,吃药就没有吃饭的钱。我的孩子也下岗了,生活非常困难。”

78岁的退伍老兵于国义参加过抗战和朝鲜战争,到晚年连住房都没有。他说:“现在,我们父子两个是无家可归,在外面过着流浪的生活。”

79岁的吴修泉16岁参军,1950年10月25日被派往朝鲜战场。回望那段历史,他对战场上牺牲的数十万人以及目前迟暮之年未能得到公正待遇的战友感到愧疚。

吴修泉表示:“中国人民称我们是最可爱的人,现在我们成为弱势群体,成为被遗忘的人,我们心里能平衡么?我现在拿两千多一点已经算高,农村的只有250元。”

武汉企业军转干部杨先生表示,去请愿的包括曾参加抗美援朝现已七、八十岁的老人,这些人当中有师级干部,最低的都是连长、排长级别,转业到地方身份没有了。现在退休金太低,一个月二千元左右,大家体弱多病,医药费都负担不起。

湖北80岁的伤残志愿军人蒋学权,1950年,响应共产党的号召“抗美援朝”,回国后遭冤狱8年,其后虽平反但一直不获赔偿和应有的待遇。蒋学权看见中共电视上的纪念活动,不断落泪,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想起抗美援朝,我只有哭。”

蒋学权老人表示:“我们现在基本上什么照顾都没有,什么依靠找不到,没有活路。最不服气的就是我为革命15岁参军,又服从党的分配参加抗美援朝,当时我的腿受伤,头上还有两个弹片没取出来,结果现在看病没钱,吃饭都没钱。”

抗美援朝60年中朝颂友谊老兵要尊严国民与反思

视频:湖北80多岁的伤残“志愿”军人蒋学权说:“想起抗美援朝,我只有哭。”

2009年,重庆市南川区参加“抗美援朝”的军人张建云因车祸后得不到肇事者赔偿,无钱医治死亡,家属带着复员证上访求助无门,他的儿子认为父亲等于是死在共产党手里,于是在大纪元退党网上代亡父声明退出中共邪党。

现旅居美国的前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程干远,15岁就被中共推到朝鲜前线参战,他写《亲历韩战》一书揭露战争真相,他日前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当时志愿军战士都很年轻,我们都抱着单纯的爱国主义参战,实际上是受蒙蔽。我们现在要告慰这些灵魂,我们不能再为独裁政权去卖命了,军队不能变成他们打天下和看家护院的队伍。中国的军人,没有识别能力,没有正义感,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视频截图)
2013年7月,亲历韩战的前中共法学教授程干远对媒体表示:我们不能再为(中共)独裁政权去卖命了,军队不能变成他们打天下和看家护院的队伍。

程干远写《亲历韩战》

(视频: 前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程干远写《亲历韩战》一书揭露战争真相)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执行主任李大勇指出,退出中共是和平解体中共的唯一之路。他呼吁中国军人都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顺应世界潮流和民意,在解体中共的历史关键时候作出正确的抉择,为自己和中华民族开创美好的未来。

【大纪元2013年07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高静)

重要连结:
【法轮功真相就是指路灯】
现任当权者须立即澄清中共对法轮大法创始人的诽谤
要求中国现政权立即逮捕并定罪江泽民
纪元特稿
《九评共产党》多语种多文本下载
中国人必看的影片《九评》
九评及退党浪潮
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
大纪元退党服务中心

相关连结:
韩战63周年“百战将军”蔡命新专访如果没有遭“红祸”赤化 韩半岛早就统一了(第333期2013/07/04)
韩战结束60年 老兵回忆仍全身发抖
华邮社论:中共将倾听世界的声音吗?
韩战真相:300华侨抗击共军
费城缅怀韩战阵亡将士
三张韩战照片说明 中国人的命是什么

Advertisements

【中国新闻真相_广东_反核污染】
【历史巨变正在中国发生】



文:大纪元首发 广东江门爆发反核示威 数千人上街游行(25图)
Youtube:中国新闻_劲news频道
Youtube:新唐人环球新闻
翻墙部落谷:翻墙、电驴、连环画、电子报、部落格联播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YouTubea facebook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自昆明、成都、上海爆发环保示威活动后,7月12日早上,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走上街头,一路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现场民众高喊口号、高举反核标语,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现场民众表示,明天(13日)他们将会有更大规模的集会抗议。

数千人到市政府外抗议

7月4日,江门官方发布了就江门鹤山市兴建核燃料厂“征求公众意见”,公示期仅10天。当地民众知晓此事忧心核泄漏,要求撤回计划。因此,他们通过网络发起了7月12日全市民众游行至江门市政府的抗议活动。

今天(12日)早上8点30分左右,大批民众高举各式各样的反核标语,由东湖广场出发,突破警方封锁线,一直游行到市政府。当局派出大批防暴警察与武警,在周边用蓝色护栏隔开抗议民众。

从民众上传的照片可以看到,最醒目的标语是“要孩子 不要核子”,还有“誓死反核 要生命 不要GDP”、“我们要生命与健康 不要狗屁政迹!”、“还我绿色家园”、“江门作家反核签名布条”、“坚决反对建设核原料加工基地”等等抗议标语。

今天参与游行的冯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说:“现在有五六千人,大家高喊口号:‘反对建核基地,还我绿色江门!’要求它(建核基地)滚出江门。我们会担心一旦核辐射泄露,方园几百公里都被污染,等于放了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在家门口,即使这一代人没事,不敢保证下一代子子孙孙不会受到危害,大家坚决反对。”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当游行队伍走上街头时,当地武警、特警组成人墙阻拦,有部份民众情绪激动,最终还是突破封锁线,继续走到市政府。

冯先生表示,参加游行的人,老老少少,也有学生,警察来了很多,几乎都出动了。明后天会举行更大规模的抗议,可能有几万人。

有民众发帖表示:江门市政府竟然出动流动高频发射器,使参加游行的人无法发送资讯,各路口都有武警待命,相比拖儿带女平和发声的街坊们,你们是何其丑陋!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下午继续抗议 周末会有更大规模的抗议

抗议民众在中午休整后,下午2点30分继续在市政府抗议。在下午4点30分,记者和现场的王律师联系上,电话那头传来阵阵喊叫声。

王律师说:“现场人山人海,大约有几千人在这里集会,民众举牌、喊口号,有上千警察、特警用障碍物,封住了市政府的门口,没有发生冲突。现在组织者正在演讲,向民众宣导这个项目对人和环境产生的危害,(这时又传来一片欢呼声),明天会有更大规模的集会,有很多人从外地赶回来。”

今天,鹤山市官方开了记者会,该市市长伍宇雄称,将原定明日届满的谘询期延长10日。现场一位组织者说:“今天警察估计有二三千,到了下午三点,又来了好几车,政府做的太虚假,所有的流程都没有民众的意见,我们通过它公示的内容,来反映情况,就感觉是被踢皮球,没有人会相信它。”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网络图片)
7月12日,广东江门市有数千人上街游行到市政府外抗议,抗议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项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到场戒备。

零透明度 当局遮遮掩掩偷着上马

据悉,中核集团江门鹤山市核燃料加工项目,投资近400亿元,建在鹤山市址山镇大营工业区。当地政府在7月4日发出公示之前,当地民众对这个东南沿海第一座核燃料加工厂的项目一无所知。其实,该项目早已在今年3月签约。

然而,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世人仍记忆犹新。这个即将上马的项目,引发江门全民的质疑和反对声浪。

《第一财经日报 》报导,尽管当局强调核电公司在这方面的技术是如何先进和安全,可公众对此的观点显然并不合拍。就在项目公示当天,在网络上发表意见的当地公众几乎是一边倒地反对。

王律师表示,这里是整个珠江三角洲非常重要的位置,人口很密集,一旦发生泄露,其辐射范围比较广,这么危险的项目建在这里很不恰当,民众会很担忧。

当地市民说,该项目没有经过环评和充分征求公众意见。他们对项目的质疑,主要集中于核辐射、核污染等方面。“在政府与核电公司签订合同之前为什么没有相关的公示呢?项目确定后才发出公示还有什么意义?”

冯先生表示,包括在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都极反对,那些人不敢喊口号,这么大的项目,民众没有知情者,零透明度,遮遮掩掩偷着上马,民众当然愤怒。这里是华侨之乡,很多在外的华侨都写信回来反对。

民众还质疑,为何核原料基地会选在人口稠密的珠三角地区,用意何在?若核泄露,将对周边多少公里的人造成影响?为何4月已经动工建造的项目,7月份才向市民公布?政府公布的电话从未接通,人手不够还是空设?现就核能源对公众造成的恐慌,政府将作出一个怎样的应急预案?
  
江门画家张向东发文表示,江门鹤山市的领导首先要做的,就是做人。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做一个不出卖良心的中国人。当官的过得清贫一些又有什么呢?江门人民反对核燃料项目建在江门及附近地区。江门人民要的是民主。

民众“SUN”表示,为上广东江门那个300多亿的核废物堆填项目,而宁愿毁灭整个广东。这样的禽兽妖魔的政府,为了钱连后代子孙都杀。

【大纪元2013年0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

【震撼】

焦点连结:
有关中共活摘器官应看的视评
The least you must see regrading Live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中国器官移植黑幕 独家采访病患家属
神经外科泰斗施纯仁医师吁应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卫生署署长邱文达医师提政策协助反活摘器官
大纪元退党服务中心

重要连结:
【法轮功真相就是指路灯】
现任当权者须立即澄清中共对法轮大法创始人的诽谤
要求中国现政权立即逮捕并定罪江泽民
纪元特稿
《九评共产党》多语种多文本下载
中国人必看的影片《九评》
九评及退党浪潮
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大纪元退党服务中心

相关连结:
云南昆明爆发大规模抗议示威 数千人反PX项目(50图)
大陆环保抗争全民参与 港媒:强力维稳将危及政权
昆明拟建PX厂网民发动游行反对
大连PX项目悄然复产 政府丧失诚信
组图:浙江万人反PX项目掀警车 特警开枪施催泪弹
薄熙来祸乱大连留“炸弹” 民众惊恐不已


最新日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