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女神

Posts Tagged ‘毒食品

              如果无法播放影音文件,请点击播放或下载
新唐人影片:【禁闻】新西兰爆毒奶 党撑“国奶”民不买账
【中国视频新闻_毒奶粉事件】
http://www.ntdtv.com/xtr/b5/2013/08/07/a945027.html

【历史巨变正在中国发生】

纽西兰爆毒奶粉事件!全球最大乳制品加工企业“恒天然”,爆出毒奶粉受肉毒杆菌污染,此事件已在全球发酵。中共喉舌藉机大肆宣传,这是中国奶粉翻身的机会,但中国消费者对国产奶粉还是不放心。对比发生同样的毒食品事件,外国企业主动公布丑闻,政府出面监督,而中共当局是极力掩盖,监管不力,造成毒食品事件层出不穷,大陆很多民众认为,这不仅是道德问题更是国家体制问题。


影片来源:新唐人电视 NTDTV.com
Youtube:中国新闻_劲news频道
Youtube:新唐人环球新闻
翻墙部落谷:翻墙、电驴、连环画、电子报、部落格联播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YouTubea facebook

全球最大乳制品加工企业新西兰“恒天然集团”,爆出浓缩乳清蛋白粉产品可能含肉毒杆菌之后,新西兰当局宣布全球召回1000吨可能遭到污染的乳制品,8月6号派政府官员进驻“恒天然”,以确保肉毒杆菌污染事件信息公开。虽然中共喉舌藉机大肆宣传,这是中国奶粉翻身的机会,但中国消费者对国产奶粉还是不放心。对比发生同样的毒食品事件,外国企业主动公布丑闻,政府出面监督,而中共当局是极力掩盖,监管不力,造成毒食品事件层出不穷,大陆很多民众认为,这不仅是道德问题更是国家体制问题。

新西兰经济发展部长乔伊斯8月6号表示,新西兰政府官员已经进驻恒天然在新西兰以及澳大利亚的办公地点。他说,这是保证恒天然就肉毒杆菌污染事件提供确切的信息。

全球乳业龙头新西兰乳制大厂“恒天然”,8月2号爆出约有40万吨乳清蛋白原料可能受肉毒杆菌污染。影响包括3家中国企业在内的8家客户。

5号,恒天然集团(Fonterra)的首席执行长西奥.史毕根斯,在北京举行记者会,向大陆及受影响地区消费者公开道歉,并表示已经确认市场上90%受影响产品的安全状况,剩下10%的产品将在48小时内召回。

西奥.史毕根斯一开口就是道歉,他还特地提到中国,因为中国大陆上半年的进口奶粉,新西兰就占了83.3%。

新西兰总理约翰.基(John Key)同一天也在电视节目中做了道歉,同时对今后新西兰奶业出口情况表示担忧。另外,新西兰政府也任命60名官员处理这次事件,提供最新消息给社会大众知道。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至少老百姓看到了,海外的问题,一般都是厂家自己在检测当中,马上开始采取应变措施,一个是真诚的道歉,第二个回收,还有一个就是,一般来讲,他们是自己检查出来的就会公布的,为了防止对人体产生危害,他们不会有意的去掩盖什么。”

虽然中共媒体藉机大肆宣传,这是中国奶粉翻身的好机会,并鼓励国人多购买国产奶粉。中共喉舌《新华社》也发表评论,表明食品安全问题中外皆有,民众不该迷信国外奶粉。

对于这些宣传,民众却不买帐。有网友说,国外奶粉都是预防性召回,国内奶粉得吃死人了才会报导。网友“模范二哥”说,外国奶粉被污染,是监管不严,相当于“过失杀人”。国内奶粉人为添加三聚氰胺,是故意为之,相当于“故意杀人”。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不管中共怎么宣传外面的质量怎么差,实际上都不可能改变中国民众对海外奶粉的购买热情。三鹿之后,我们也知道毒奶粉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而且有毒的东西更在增加,所以就可以看出来,总体来讲,中国民众越清醒的认识到,中国的质量问题是中共这个体制造成的。”

从网络上的反应看,中国家长对国产婴儿配方奶粉依旧缺乏信任。网民“MISS冯妈妈”微博发言说:中国人就会搞舆论,贬低国外奶粉从而提升国内奶粉,可是,国内奶粉只知道瞒天过海,哪个妈妈相信国内奶粉?

大陆民众田女士:“国外他这种监督机制比较健全,检测人员比较负责任,一旦有问题他都会主动去爆光这样的事,不像中国有问题要捂着掩着不让老百姓知道,我们当初生小孩在一个病房里,很多妈妈都说绝对不买国内奶粉,我们一直是在网上的国际妈咪代购,直接从国外买奶粉。”

2008年,中国毒奶粉事件的曝光,据了解是“恒天然”率先发现三鹿添加三聚氰胺的问题,并呈报给新西兰政府,从而让公众了解了这一事件。之后,中国民众就不敢给婴幼儿喝国产奶了。

【新唐人2013年08月07日讯】

【尸体展_中国新闻】美媒:尸体展人体或来自法轮功学员

2012 国际关注中共活摘器官报导特辑

重要连结:
【法轮功真相就是指路灯】
现任当权者须立即澄清中共对法轮大法创始人的诽谤
要求中国现政权立即逮捕并定罪江泽民
纪元特稿
《九评共产党》多语种多文本下载
中国人必看的影片《九评》
p2p影音下载分享
九评及退党浪潮
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
大纪元退党服务中心

相关连结:
家长:新西兰奶虽毒仍比大陆牌子安全
中共自爆奶粉严重问题 中国人全球购奶潮震惊世界
怵目惊心 大陆37种已曝光有毒食品(组图)
触目惊心 大陆毒食品内幕(1)黑心猪肉(视频)
老外评比:中国10大黑心食品 羊尿、大便全入菜
《黑心帝国》 揭密中国伪劣产品
中国食品安全冲击美国 FDA发74个中国进口警报
童文薰:告别中共,才能活出无毒的生活

Advertisements

新唐人影片:【禁言博客】当我们习惯了身边的丑恶
【中国视频新闻_中共_毒食品_丑恶】
http://www.ntdtv.com/xtr/b5/2013/06/04/a908767.html

【历史巨变正在中国发生】

网上有篇文章,题目叫“当我们习惯了这些”。文章说:当我痛心疾首地跟朋友们谈起中国司法黑暗时,听到的却是“这很正常”;当我捶胸顿足地跟朋友谈起腐败时,听到的却是“哪个国家没有啊”。这个社会怎么了,对社会的丑恶都变得麻木和习以为常了。习惯能让我们高效地适应社会,也能摧毁我们的道德底线。当我们每个人都嫉恶如仇,从善如流时,社会充满着正能量,老太太不用担心摔倒了没人扶;小女生不会担心被校长和老师强奸;捐给灾区的钱也不会担心被“郭美美”的干爹私吞;大学生也不会担心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而遭到不公正对待。

影片来源:新唐人电视 NTDTV.com
Youtube:中国新闻_劲news频道
Youtube:新唐人环球新闻
翻墙部落谷:翻墙、电驴、连环画、电子报、部落格联播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YouTubea facebook

【禁言博客】当我们习惯了身边的丑恶

当我们习惯了身边的丑恶

网上有篇文章,题目叫“当我们习惯了这些”。文章说:当我痛心疾首地跟朋友们谈起中国司法黑暗时,听到的却是“这很正常”;当我捶胸顿足地跟朋友谈起腐败时,听到的却是“哪个国家没有啊”。这个社会怎么了,对社会的丑恶都变得麻木和习以为常了。习惯能让我们高效地适应社会,也能摧毁我们的道德底线。当我们每个人都嫉恶如仇,从善如流时,社会充满着正能量,老太太不用担心摔倒了没人扶;小女生不会担心被校长和老师强奸;捐给灾区的钱也不会担心被“郭美美”的干爹私吞;大学生也不会担心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而遭到不公正对待。

但是这些似乎都没有在中国发生。问题的严重性不在于既成事实,而在于国民对既成事实的态度,世界上还有像中国人一样藏污纳垢的吗?贪腐可以忍,社会不公可以忍,通货膨胀可以忍,看不起病可以忍,毒食品可以忍,强奸你的女儿可以忍。中国人,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忍的?!跪的太久,忘记了站立。信的太久,忘记了质疑。苦的太久,忘记了幸福。压的太久,忘记了脊梁。猪的太久,忘记了做人。奴的太久,忘记了自由!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中国人,你为什么能忍?中国人,为什么你的头总是低着?!

文章说,专制制度可以压迫我们唯一力量来自于我们的沈默和隐忍,在别人承受压迫的时候,你沈默隐忍,你承受压迫的时候,别人会不会沈默和隐忍呢?!习惯让我们失去了底线,也让我们退无可退。当你站起来后,你会发现专制只是一个臭皮囊,纸老虎,你也会发现跟随你站起来的还有很多人!合力推到面前的那堵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否则,我们会始终面临各种威胁,忍受着种种社会不公和痛苦。这样的境况是你要的吗?你还要习惯下去吗?

他们总让百姓成为炮灰

有媒体报导,最近中共将军罗援在谈到中日钓鱼岛争端时称,处理钓鱼岛问题,中国要抢占高点,形成了三个梯次的配置:一线,就是渔船奔赴钓鱼岛进行作业,本身也在宣示主权。二线,就是执法力量,现在的中国海监船距离钓鱼岛最近已经达到0.6海里,已比较接近钓鱼岛。三线是中国海军,这将是一线二线坚强的后盾。

对此,网上有篇署名正宗草民的文章评论说:刚刚看到此新闻时,我还以为罗援这个在对越战争时有逃兵前科的“国贼”,为洗刷自己以前的耻辱,准备成立一支以他为首,包括他的女儿、女婿、兄弟在内的八旗子弟敢死队,冲到最前线,去收复钓鱼岛呢。可将全文读完后,才知这个奴才不过是又一次躲在大后方乌龟壳里又唱了一次高调。最让人不能容忍的是,他还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出了一个馊主意,让平民百姓充当炮灰打头阵。

“宣示主权”为什么要让渔民冲到第一线?那还要百姓血汗供养的军人做啥?让那些手无寸铁的渔民到钓鱼岛“宣示主权”,与全副武装的日本军舰相遇,很可能会发生什么情况大家都能想像得到。再联系到最近刚发生的台湾渔民洪石成死在菲律宾武装船的机枪子弹下的事件,罗援的险恶用心,在全国平民百姓面前无所遁形。

文章最后说,这个国家对外岛屿争端要让百姓和什么“渔政”打头阵,而对付国内表达诉求的百姓却让装备精良的军警冲锋陷阵。这真的让人看不懂。

【新唐人2013年06月04日讯】


惊天黑幕


生死之间

焦点连结:
有关中共活摘器官应看的视评
The least you must see regrading Live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中国器官移植黑幕 独家采访病患家属
神经外科泰斗施纯仁医师吁应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卫生署署长邱文达医师提政策协助反活摘器官
大纪元退党服务中心

重要连结:
【法轮功真相就是指路灯】
现任当权者须立即澄清中共对法轮大法创始人的诽谤
要求中国现政权立即逮捕并定罪江泽民
纪元特稿
《九评共产党》多语种多文本下载
中国人必看的影片《九评》
九评及退党浪潮

相关连结:
当我们习惯了身边的丑恶【禁言博客】
为什么又“要准备打仗”【禁言博客】
章家敦:重启美中关系 唯终结中共专制
刘铁男落马 偶然中的必然【禁言博客】
学生妹好大胆 竟敢性侵男校长【禁言博客】
中国人:被解放还是被奴役?【禁言博客】
中国禁闻
大陆新闻



热点互动直播(587)中共为何突然对毒食品感兴趣:重点放在添加剂,是为模糊焦点?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很高兴星期二晚上和和您在曼哈顿见面了。

中国的有毒食品名扬海外,它的臭名远播,让人谈之色变。这个事情为什么在今年以来,中共当局开始高调的打压,要处理整顿有毒食品的问题,那么这是为了什么原因呢?

另外,我们想跟各位观众朋友探讨一下,在国际上,很多国家都禁止的这种转基因食品,在中国它为什么能够风行下去?中国的毒食品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们想利用今天一个小时来跟各位观众探讨一下这个问题。那么节目一开始,我们先看一段影片,介绍一下在中国国内这种毒食品它的一个猖獗的程度。

(影片播放开始)

人们谈毒色变,而滥用添加剂为主要元凶。据大陆媒体报导,泡菜里有着色剂,果冻里有防腐剂,一支雪糕含16种食品添加剂,一袋方便面中有14种,近九成的食品含有添加剂,而生活中的“食品添加剂”有2千多种。

中国疾控中心食品与营养所副研究员张柬波指出:“很多情况下没有食品添加剂会让食品更不安全。如把防腐剂取消,还有多少东西可在货架上保存?公仔面不到两天就会变质了!”

有大量研究表明,当前许多不明原因的现代病都与化学食品添加剂有关。以盐酸克伦特罗为代表的“瘦肉精”就是例子。

解放军总医院营养科赵霖教授表示,企业一味追求利益,滥用、违规使用食品添加剂情况严重。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吴景明认为,大陆法规滞后,不能涵盖整条食品链;部门职责不清,食品安全竟涉农业、卫生、质检、工商等十多部门,造成监管疏漏;加上大陆检测标准及技术落后等原因,造成合法添加剂遭无良业者超量使用。

如今,中国食品在国外可谓风声鹤唳。第一道,特色狮子头,这道菜选用“瘦肉精”喂养的猪肉,并配以“紫金矿业”污染的汀江水烹制而成。

第二道,川菜火锅。这道选用“沟渠油”,并以“敌敌畏”提香,火锅中的汤水由火锅红、辣椒精、石膏等调制,并加上一些罂粟粉,味道独特。

第三道,神奇牛肉串。这道菜的神奇在于,原料并非采自牛,而是来自猪,制作时先用“麦芽酚”去掉猪肉腥味,再抹上一层薄薄的神奇“牛肉膏”将猪肉腌制,然后煮熟,猪肉就能变身牛肉。

再有,黑心木耳炒奶白菜。木耳须用沥青、墨水、白胶等炮制,不仅份量足,而且颜色更黑,在烹制过程中,再加入“三聚氰胺”奶粉,使奶味更足。

味道最全的一道菜,精选抗生素浸泡的鲍鱼、硫磺熏制的鱼翅、福尔马林浸泡的辽参、猪皮制造的假鱼肚、工业盐保存的干贝、萤光增白剂漂白的鲍菇、苏丹红喂制的鸽蛋、避孕药喂养的甲鱼裙边等八种顶级原料,三天三夜熬制而成。

至于主食,则是用陈化粮烹制的豌豆黄、艾窝窝,或者是染色馒头。酒水则用以工业酒精调制的茅台,以及用色素、香精、糖精等各种工业添加剂调制的人造葡萄酒。

(影片结束)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首先为各位介绍一下现场两位评论员,第一位是资深评论员,竹学叶博士,竹博士您好。

竹学叶:元庆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第二位是资深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您好。

横河:元庆好,大家好。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刚刚看了这一段影片以后,我想大家一定跟我一样,看了以后,觉得说,哇!中国大陆的毒食品,或者这种食品的问题真的严重到这种地步吗?就像影片中讲的,这么多五花八门的毒食品、假食品。横河先生介绍一下这个情况。

横河:这个毒食品问题其实已经不是一天的了,在一般的中国的家庭里面买到的食品当中有很多是假的。我父亲就跟我讲过,以前买回去的发菜往水里一浸,颜色全都退掉了,然后水就变成黑的了。这种情况实际上是家家户户都碰到的。只是说在今年2月份开始,好像突然之间官方媒体密集的大规模报导。在这之前往往是揭出来以后,不得不做一些报导,而这一次好像是叫的特别凶,而且把重点放在这个食品添加剂上面,还不仅仅是在毒食品方面,重点好像还不是在这方面。

其实毒食品的来源它不仅仅是添加剂,它有很多不是添加剂。你像三聚氰胺,三聚氰胺本身不是食品添加剂,它跟食品一点关系也没有,它是塑料原料,所以集中在食品添加剂让人认为只是合法的添加剂多用,其实中国毒食品是五花八门,来源非常非常多。

主持人:像刚刚横河先生讲的,是不是中共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它是有意要转向,您的看法是什么?

竹学叶:我觉得普通老百姓很多人他对添加剂并没有很明确的概念,觉得这个东西反正也吃很久了。这个食物有毒,它真正的原因,如果说按照正常的一些添加剂,实际上在人(食用)相当长一段时间不至于有过分明显的副作用,但量要控制。

但是刚才横河先生讲了,现在就是有些食品出问题是超出这个范围了,就是说放了毒,比如地沟油,从化粪池里边捞出来以后给你熬成油,这些东西并不是可以吃的东西,它只是因为一些化学作用或一些勾兑的结果,使得你尝起来感觉是那么回事,就像刚才的葡萄酒,它根本跟葡萄没有关系。

这样的情况实际上是……如果说严重一点,它已经超出所谓的加不加、添加多少有用没用,实际上它是一种我们可以说放毒的这种行为,远远超出这个道德范围。本来人要有良知的话,对于吃的东西,历来中国人说这个东西是不能乱来的,尤其是吃的东西,外用的东西还好说。

那么到了这种大规模的程度,到了人人都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的时候,现在突然中共从高层到低层把这个问题看重起来了,这个给我一个感觉,就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就是现在怎么才会提这个问题?所以我一直觉得这个问题很蹊跷。

主持人:横河先生,我想接着再请问您一下,既然这个问题它已经由来已久,存在很多了,而且老百姓也知道,官员也都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中共的媒体很高调提出来这个事情,那么您对这个事情有什么样的看法?

横河:现在有一种说法就是说,和18大内部就是决定谁上谁下,哪个位子跟这个有关系,是有这么一种说法,那这种说法还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但是我觉得总体来讲的话,就是说因为找替罪羊,比如说食品安全归谁管?那么这个管的人有没有管好?是不是这个问题是由主管部门应该负责任?那么这种潜台词里面可能就有人会利用这个机会,突然之间,政治局常委好几个一起对食品的安全问题提出一个很重要,把它提到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那当然民间也有一些空间可以去提这个事情,所以民间也提出来就是说国营部门、政府部门食品特供的问题。

所以从表面上还看不出来,因为一方面是民间对政府部门的意见,另外一部分是在高层里面也有人在故意提这个事情。你要说是真正关心这个问题,那这个事情出来已经不是1年、2年的事情了,已经很久了,至少从三聚氰胺这个事情,2008年的时候已经提到重要的问题上。那时候2009年的两会就提出来食品安全“保卫战”,就已经提出来了,那么这2年过来了,这个保卫战到现在我们觉得问题更严重了。所以显然不是为了这个,因为问题严重了,影响到每个人的吃,民以食为天,影响到这么重要的事情了才来管,不是的,早就有这么严重了。

所以我觉得这里面不可否认可能会有一些内部斗争,然后去找个替罪羊,特别有人注目的就是,重庆最近据说破获了很多潜在的食品危险,这就很有意思了,它不是说解决了,或者是破获了现在正在造成危害的,而是还没有造成危害就已经被破获了,而且大部分有毒的东西都来自其它地方。所以这个显然就可以看出来是有人想利用这个东西为自己树碑立传也好、打击敌手也好,肯定是有人想利用这个。

主持人:这也是一个可以使月的工具。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谈的是中国毒食品的问题,现在中国官方为什么突然开始对这个问题感到关心?我们希望您能够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或者使用 Skype:RDHD2008,中国大陆的免费电话是400-708-7995,拨通以后再拨899-116-0297,告诉我们您对中国毒食品的看法,它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另外,也提出来您对于中国大陆毒食品您了解的情况,或者向我们的评论员提问。

另外,我看到最近报上谈到这个问题,《南方都市报》里面有这个一个社论,它提出食品安全的问题证实了最令人担忧的现实,就是法治和道德双双溃败。竹博士您从这个地方来看看,为什么说到法治和道德双双溃败?

竹学叶:我觉得如果一个正常的社会,如果稍微往回看的话,可能比我们年纪再大2、30岁的老人家可能从来不会想到食品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还需要有这么严格的法律、需要全社会上下来所谓攻坚、保卫。

这个吃的东西嘛,人稍有良知就知道这个东西不可以乱来。你说我做得不怎么干净,有的地方、有的人做的时候,可能卫生条件不很好,这个都在你这个人的生活条件、各个方面范围之内。但是你添加了明明知道不能吃的东西,有的添加东西进去之后,这个生产者自己是不吃的,这个观念我们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所谓养鱼的他不吃鱼、喂猪的不吃猪、养鸡的他不吃鸡,为什么?他知道喂进去的东西都是这些很可怕的东西。

所以我觉得这明明白白是一个道德沦丧的表现。如果说一个局部的个别人,我相信在历史上什么事可能都发生过,什么恶劣的事情都出现过,但是往往都是极其极其个别,它没有在社会上成为一种风气。

而现在这种所谓毒食品,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它已经造成很多人熟视无睹,很多人有样学样,还要自己花样翻新、创新地去制造毒食品。就说人已经为了一点的利益可以达到这种丧尽天良的程度,他为什么?中国人为什么现在要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我觉得这完全可以从几十年来社会、政治、文化、教育、经济等等方面,我们所处的环境可以去挖一挖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当然法治,我觉得那更明显了,一个社会、一个政府,它就有责任、有权力去维护社会的基本秩序。

那么食品安全问题,这个大家都知道,这个重要性不需要强调。可是这个发生这么多年了,很多人为此还可能去坐了牢了,因为要呼吁要让政府来加强监管。可是它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看到这种有所减缓的迹象,而恰恰是到了这种无以复加的程度之后,中共官员好像高调地跳出来说我们重视,而且说一贯地重视,而且说已经好转了,现在好像已经趋于稳定。

可是同时呢,我看李克强,还有相关的这些中共的官员有时还放了一个口子,好像任务更艰巨了,困难还很大。说来说去实际上给人的感觉,从一个政府的职能的角度看,他没有办法或者没有尽到他该做的事情的职责,你完全没尽到职责。所以我觉得法治也好、道德两个方面,它明明白白地就告诉我们确实是已经是崩溃了!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谈的是中国毒食品的事情,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和我们进行讨论你们对这方面有什么看法。我们先接听一下洛杉矶吴先生的电话。吴先生您好。

吴先生:您好。关于有毒食品,当局带头来大哄大闹的搞法,其实他们一贯都是这么做的。他就要挑一个让人们呼吁政府来管的这种方式,向商人开刀、向小商人开刀,这些人不是说他有意要做有毒食品,他是拚命地减低成本。在目前中共的这种管制底下,你要办一个企业很难很难,长期这么下来以后,这些人就只得把成本压到最低最低,否则他就没办法活,于是就形成这种局面。

那么在这种机会下,这些人就用这种方式挑起人们来呼吁政府来加大管理,让政府来管,动不动就是让政府来管,其实让政府来管就是社会主义的做法;他就找到这样的机会,以这种机会既不失政府的面子,一方面又引开了人们的注意力,跟仇富一样的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其他的劳动者,而政府自己就从中得益,好像它们永远都是正确的、它们都是公正的。而老百姓、平民他并不知道这当中的奥妙,总是仰望政府,希望政府加大力度,结果它就做成一个越来越大的政府。我认为它就是这么一个目的。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洛杉矶吴先生。横河先生对于吴先生的说法有什么回应?

横河:我觉得有两个问题需要提出来。第一个,现在哪些食品制造者在制毒、产生毒?其实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是在每一个阶层、每一个领域都在制毒。第一个是餐馆,里面有各种各样东西,什么罂粟、地沟油这些东西,小餐馆从生产这些东西是地下做法,就脏得不得了的那些地下做法,到处都是。

我记得廖亦武写过一篇东西讲到,在川藏公路上的一个小餐馆的老板,关门之前请他吃最后一顿饭,就说小餐馆没办法生存,他一定是用地沟油,就说没有地沟油就没办法生存了,所以小餐馆都这样。

主持人:地沟油是假的地沟油还是传统的地沟油?

横河:传统地沟油的来源就是餐馆下水道排出去的,把它回收回来,然后熬油熬出来的,当然现在已经进一步到化粪池里直接去掏了。那么这是最低的。最高的像三鹿奶粉,就是现在另外一家奶粉集团,也都是属于全国性的集团,而且是现代化的企业,而且央视曾经为三鹿公司在曝光的前一年做过一个(节目),说是经“1,100道检测工序”,确保质量。

它不是说在哪个地方……这就回到刚才吴先生所说的,一个社会被搞成每个生产部门,每个生产单位都在生产毒食品的时候,就不是政府监管不力的问题了。政府监管、法律管只能在大部分人是好的情况下,少部分人犯的错,少部分人做坏事情,这永远是有的,然后用法律去制裁他。你到全社会都变成了(如果)不做假、不做坏,或者不用坏的产品来降低成本,用坏的产品来代替,用工业原料来代替食品原料的话,就没法生存的程度的时候,那么要找责任就不仅仅是找具体做的人、也要去找谁把这个社会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来,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

主持人:事实上吴先生刚刚所提到的,您觉得这些小本经营的厂商,他是因为要这样做才能够生存下去?还是这些厂商他要这样做才能够获得最大利益?就是黑心。您觉得哪个部分的成分居多? 

横河:我觉得真正要生存的,像那些街头小贩,他做这种毒的可能性倒不一定很大,因为他就是附近的人,或者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他在家里辛辛苦苦做一点拿出来卖,但是这种人他会被城管给管,刚才不是说有一个小贩被城管打了以后,然后自卫的时候把城管给杀了,现在被判死刑吗?就是说你如果想老老实实做生意的话,政府一定会想尽办法叫你活不下去,一定会这样子的。

当然有的人说我不放弃原则,我不能做这种我就做别的去,但是有多少让基层的人能够去生活的呢?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来说的话,让这么多的人都去生产毒素了,你还不能完完全全……因为这个社会它不能完全要靠自己,因为共产党把道德把信仰都给消灭掉了,没有信仰的人他有多少东西能够坚持下来,说大家这都这样了,我哪怕活不去,我也不跟大家走。这是要有非常非常坚定的信念。这个“信念”的来源只有信仰,他怕报应,他不能做坏事。但是如果说大家都不怕报应的话,那么相对来说在人群当中,敢去做坏事的人肯定就会变多了,

竹学叶:我看到包括李克强在内的这些中共高层,还有一些评述的文章,讲到一个要点就是说,所谓用“重典”来治“乱世”,就是要加大处罚的力度,要让制毒的这些厂商和责任人直到倾家荡产,让他承担责任,让他惧怕惩罚,这样好像就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

事实上我们稍微冷静的想一下,就可以看得出来,就凭着这种说法本身,我可以断言,这种贩毒的状态只会越演越烈。因为我们都知道,常言道:赔本的买卖没有人做,杀头的买卖是有人做的。你现在用所谓处罚的办法,那么我们可以想一下,在这种道德已经被共产党破坏到这种程度的一个国度,官商勾结到如此的一个程度,很多不法的商人他背后实际上是有共产党政府的因素。

那么可以设想,他要造了毒你可以去处罚他,你去处罚他多少钱都行,因为那个钱对不法商人来讲很可能只是他的九牛一毛,一边罚一边做,这种例子早先就发生很多了,就像抓“黄、赌、毒”一样,你可以去抓那个黄,可以把涉黄的人给抓起来,甚至于把那个老板也抓起来,但是为什么会越演越烈呢?就是因为背后有官方的背景。这个贪腐也是一样的。

所以中共的很多做法表现到我们现在谈的毒食品问题上,我们就可以看得出来,中共它用“以恶治恶”的办法,但是这个“恶”有它自己的因素在里面。所以它如果真的要想把这个问题治好,那我们就知道共产党的因素必须得给它清除出来。

如果说道德现在一下很难回升,你就严格执法好了,不管是谁添加食品的就依法执法。可是你会发现最后会追到执法者的身边,可能会牵涉到很高的官员,那么很可能就会不了了之,罚款了事。那么如果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你罚款了事,让人家倾家荡产就完事的话,还没到杀头的程度,那么我相信那些不法的商人因为有利可图,他一定还会继续做下去。

主持人:好。那么我们来接听一下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元庆,嘉宾大家都好。我说更大的信心危机的问题是在后面,如果中国人不买中国的食品的话,为了避免中毒而买外国食品,大陆的经济泡沫会更早爆炸的。这个问题是唯物论的所造之物都是没有良心存在的,所以这种魔物必然是有毒的,这不足为奇,无法改变的。孔子说“谋道而不谋食”,这个问题就是像孔子的像一样,它想搬来也无法……到最后还是要搬走的,所以中共的危机四伏、无药可救,也没有神迹可以出现,因为它是无神论。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纽约王先生。那么洛杉矶的吴先生,吴先生您好。

吴先生:你好。刚才匆忙的讲了一下,后来又听到竹博士他们又说了一下关于严厉打击的那种观念。我认为凡是出现严打,就是没有招了,它就已经到了无药可救,刚才那位先生说的,它无药可救了它就严打,就跟明朝的时候大臣贪污,二百块大洋就给你打死。

那么社会上出现这种无法可治的现象是什么呢?它的根子是缺乏自由竞争,而不是缺乏严厉的法律。在自由竞争之下,资本家之间的竞争、企业之间的互相监督,可以把所有的产品做得又便宜又好,否则他就是自寻死路。他必须有诚信、必须勤奋、必须从消费者着想,这样他才能真正赚到钱。

而像中国目前的这种状况,它就已经是积重难返了,已经积累到这种程度,已经发生一种性质的变化了,这个政府就正好发挥它胳膊粗、嗓门大的作用,乘机出来打它一通。就像我们说美国芝加哥黑帮当年垄断酒的那个卡彭(Al Capone)集团,他就是限制某些东西来让你……在限制之下把他的政府做得越来越大,实际上他跟政府是勾结起来的,就像芝加哥的黑帮跟警察,实际上他们是一伙的,这就是他们目前出现这种情况,我认为自由才是解决这个的根本办法。好,谢谢。

主持人:谢谢吴先生。好,那么我们请横河先生回应一下刚刚两位观众朋友。

横河:我觉得确实是这样。就是严打它一定是没有招了;还有一个,严打就是要转移目标。它治标不治本,为什么不能治本?是因为“本”就是它自己。这里就是刚才竹博士说的,重典治乱世的问题。现在问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现在为止,除了区域性战争以外,全球有没有发生战争,中国没有发生战争。

在历代王朝,只要不是那种非常短命的古怪的王朝以外,绝大部分在这个时候正好是经过战后的重建,然后是整个社会最欣欣向荣的时候,也是最富足的时候,绝大部分维持时间长的朝代,在前几十年都是这种状态。怎么会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没有外敌的情况下,甚至没有内敌的情况下,怎么会变成乱世了呢?这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如果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了,为什么会在和平的情况下成为乱世,需要用重典?本来这时候是太平盛世的时候,中共自己也说太平盛世,怎么一会儿要用重典乱世了呢?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用重典的话,谁来用?现在的问题刚才洛杉矶吴先生谈到自由竞争,我完全同意,在自由竞争条件下只有好的产品才能够站住脚,有毒的产品只要吃一次,人家不买他的,他就垮掉了对不对?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在中国和其他国家不一样的是,中国到现在没有建立起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即使是私营企业也不是真正的私营企业、也不是真正的自由竞争。

即使是没有任何官府参与的小企业,他面临着一个苛捐杂税和城管的管理,这种苛捐杂税就是监管部门的敲诈勒索,会让任何一个能够在自由社会能够自由竞争、经营得很好的企业活不下去。所以这种情况就是逼着人家做坏事,然后再用打击的方式,回到洛杉矶吴先生说的,用打击别人的方式,打击这些被他逼成做坏事的人的方式来给自己树碑立传,这是“一箭双雕”。

主持人:那么刚刚纽约王先生也提到另外一个问题,现在国际上比如在美国很多人已经拒绝买中国的食品,或者不敢买中国的食品。比如就在我们这一带,韩国超市很多的外国人去买,各种族裔的,但是中国的超市好像你看起来西方人脸孔比较少,而且越来越多的人谈到中国的食品,谈到“中国制造”的东西,闻之色变。竹博士可不可以从这方面回应一下王先生?

竹学叶:我觉得自古以来人对善良、邪恶都有分辨能力,好的就是好的,坏的就是坏的,你说你这个便宜,打开了市场,可是你这个质量很有问题,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人们会觉得你这个东西,我干嘛老是重覆买这种,我自己回头算算帐,可能并不见得很受益。尤其是吃的东西,现在人做为社会上的一个生命,最珍贵莫过于生命。

你说你这个便宜,可是这个有问题,我哪怕有个问号,我都不一定要去买了,何况你这不仅仅是怀疑的问题,是证据确凿的摆在那儿。美国已经有很多次对中国进口的包括家具、建筑材料等等,有很多次风波了,所以渐渐的现在所谓“中国制造”的产品,它的质量,它的信誉确实已经降到非常非常之低了。大家在美国可以问问我们自己的中国人,不是说百分之百,可能很多人也都是有意的在拒绝中国产品。

因为现在在美国市场还是中国产品泛滥,你可能有的时候在一定的价格范围之内你没得选全是这种产品,所以有的时候无奈。但凡有可选择的,可能很多人就避免采用中国产品,所以我觉得如果你失去了诚信,你不是真正为消费者考虑,不管你是个人或是集体,还是一个国家的行为,最终是自食其果,当然也是害人害己的过程。

主持人:好,我们还有两位观众朋友在线上,先接听一下马来西亚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是第一次打这支电话,也不知你们当时进展的过程怎么样。我只是想说一下,我是大陆移民的,在大陆对毒食品好多人都是无可奈何的感觉。我就想还有一种方法告诉大陆的人,只有真正的退出中共才可以拒绝毒食品,方能够保命,这是唯一我们大陆人可以做的一件事情。好,我就说这些。

主持人:谢谢马来西亚的李先生。我们再接一下多伦多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对于中共为何突然对毒食品感兴趣,我谈两点想法和看法。横河嘉宾说得非常对,一个是与18大的党内斗争有关系,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这是腐败造成的这种情况。它害怕菋莉花革命从这方面起来,因为菋莉花革命不知道从哪一点突然就爆发了,所以他们特别特别的警觉,害怕从毒食品那儿。因为毒食品在大陆人人现在都叫苦,什么东西都有毒都不敢吃,看了都不敢买。你比如说那大白萝卜特别的大啊!你看那大白萝卜,完全没看到过又粗又长,什么原因呢?就是农民各家种的菜没人去监管,凡事没有检验,上早市就去卖了。那个死鸡、死猪啊,他们都是贿赂这些检验员,到那儿给塞点钱就可以去卖,盖个手就完事。我就说这些,反正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腐败造成这种局面。

主持人:谢谢。我们再接听纽约周先生的电话,周先生您好。

周先生:你好,嘉宾好,我有一种感觉,就是如果我们小时候经常受到家暴,长大以后也容易对自己的小孩子产生家暴;那么一个人从小受骗,那么他长大以后他也就很容易被骗,骗别人。

我们生长在中共的体制里面,你从小到大,说谎已经变成生存的基本要素。比如说你在上政治课也好、上什么也好,你知道这个东西其实和你的观点、和你父母亲观点不一样,和你的人生观也不一样,但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很多人都昧着良心说,特别是在上级面前,都是马屁文化造成的。那么一个人长期说假话,就容易做假事,长期做假事,当然就包括制造假食品或者有毒食品,所以这个是有连系的。

另外一点,如果这个社会不公平,一个人经常会因为特殊的原因受到伤害,当他受到伤害……

(待续)



其他推荐:
《神韵》2011世界巡演新亮点

全球社区!分享你我的生活!

千里追寻只为神韵风采


最新日志

Advertisements